让人爽的丝袜
当前位置:

198 番外——后来

伯研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作为宋家第三代唯二的两个男孩,小佐小佑可算是蜜罐里长大的,家里条件好,要啥买啥,长辈的心肝宝贝,说啥是啥,小哥俩认为,他们在这种情况下都没长歪,那真是根红苗正,.

    小哥俩一路快乐的成长着,即使后来又多了个妹妹,他们也没觉得自己得到的疼爱少了,因为他们和父母一样,对这个懒懒的妹妹,疼到了骨子里,父亲说过,兄弟姐妹是这世界上最亲的人,所以小哥俩已经做好了决定,今后他们兄妹要永远在一起,绝对不分开。

    啥?你说结婚了咋办?这有啥大不了的?没见他们家楼房都买好了吗?上下几层,都在一个单元,他们哥俩结婚的时候,娶到家里来就好,琦琦结婚虽然是嫁,可一帆家也在隔壁,他们兄弟这么多年也不分你我,搬过来就行了,没差。

    想法很好,连一帆都被哥俩暗地里叮嘱了多少回,‘今后要对琦琦好,绝对不能让琦琦受委屈……’小哥俩自觉做好了一切准备,可当小佑去给妹妹收拾屋子的时候却惊呆了,这屋里正亲亲热热给妹妹扒荔枝的男人是谁?他从哪个耗子洞里钻出来的?

    叶枫也没想到,会有男人不用敲门就进来,看了看对方手里的钥匙,他恍然大悟,不用说,这一定是琦琦的某个哥哥,否则怎么能不请自入?

    见琦琦继续作图,对来人没加理会,他笑着站起来,自我介绍道:“你好,我叫叶枫,琦琦的朋友,你是琦琦的哥哥吧?”刚想伸手,见自己手上的荔枝水,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又忙把手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叶枫?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?

    小佑脑子一转,终于想起这名字是从哪听到的了:“枫林快递是你家开的?”死对头?

    “是我家开的。”不介意对方的冷脸,叶枫笑着点了点头。想追人家妹妹就要脸皮厚,这点觉悟他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小佑一听脸色更冷了,这是来干嘛?打入敌人内部?

    “天啊,终于弄完了,累死我了,叶枫我渴了,想喝奶茶……”伸着懒腰一回头,琦琦动作顿住,疑惑的道,“二哥?你咋来了?”什么时候进来的,她咋没看见?

    小佑的鼻子差点气歪了,还我渴了想喝奶茶?这可真是没当外人啊?

    “你们先聊着,我去给你冲奶茶。”知道来人是谁了,叶枫自动退场,好心给小佑一个缓冲的时间。看看,他是多么的善良?有闺女嫁他准没错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们俩啥时候认识的?还跑家来了?”看对方那轻车熟路的样子,可见时间不会短,楼上楼下住着他们愣是不知道,这丫头也太会保密了吧?不对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她对得起一帆吗?

    “我们俩认识好几年了啊,他就是我原先说那网友,就是玩桌球特好的那个,前些日子送快递见的面,正巧他家离这也不远,想打桌球的时候就过来坐会儿,面对面玩球省了好多事呢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”嘴里回答着哥哥的问题,琦琦离开了电脑桌,像小猫似的蜷坐在沙发上,扬起小脸期待的看着厨房,等着自己的奶茶快快到来。

    小佑听完彻底被妹妹打败了,还想打桌球的时候来坐会儿,这丫头还能再笨一点吗?再憋气这也是自己妹妹,他不忍发火,凑到一边低声道:“琦琦,你一个女孩家,屋里多这么个男人,要是让一帆见到了该咋想?”让徐叔叔见到就更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一帆哥?”琦琦不解的回头,“关他啥事?”她这么大人了,交朋友都不用和父母备报了,还用告诉一帆哥吗?

    随口说完,琦琦恍然大悟:“二哥,你想什么呢?我和他不是男女朋友关系,和一帆哥也不是,你这脑子也太不纯洁了。”别看徐叔叔家嘴上说的欢,可一帆哥看着自己的眼神,和俩哥哥没啥区别,都没有这qq好友火热,怎么会是……呃,火热?回想了一下这些日子的相处经过,琦琦后知后觉的发现,她是不是想错了什么?

    下意识的把眼神看向厨房,就见叶枫笑眯眯的,端着俩杯茶走了出来,一杯放到她的面前,一杯放到小佑的面前,嘴里还很惭愧的道:“琦琦这只有女孩子喝的红茶,二哥你先将就一下,明天我给你拿点极品碧螺春……”

    噗……琦琦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,不住的咳嗽着,脑子里一片乱麻。

    “叶老板太客气了,听说你比我还大着两岁,这声二哥我实在是担当不起。”小佑强咬牙切齿的说着,强忍住胸中的怒气,二哥?啊呸,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皮的人,太可恨了,就这男人还敢对琦琦有想法?做梦!

    “是吗?呵呵,我还真没注意,平日里习惯随朋友叫了,别见怪啊。”叶枫脸不红气不喘,轻描淡写的把这篇揭过,让脑子僵硬的琦琦钦佩无比,怪不得能单枪匹马找上门来?这男人还真是个老油条啊。
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,这么个身强体壮、胆大心细、还不要face的男人,她到底要不要收归己用呢?有点小犹豫呢。

    她这边还没考虑好,那边的叶枫已经被小佑几句话送走了,见哥哥那锐利的眼神朝自己射来,琦琦很没出息的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呜,她好可怜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琦琦被带回去三堂会审,可出乎小佑预料的是,父母在详细询问了经过后,竟然默认了?为什么?那男人明显是对琦琦有想法,没安好心啊。

    “哥,你说爸妈是咋想的?还说让琦琦有时间,领那叶枫来家里瞧瞧?他们这是同意了?”小佑满肚子气没出发,吃完饭就钻哥哥家里不走了,他就不信了,这家里还找不到一个跟他同仇敌忾的人?

    看着满脸憋屈的弟弟,小佐倒了杯水递过去,让他压压火气,而后笑劝着道:“那叶枫的条件不错,虽然比琦琦大了点,可爸妈他们一向认为男人大点好,知道疼媳妇,现在想考察一下也没什么不对。”不过想娶他妹妹可是没那么简单,姓叶的,考察那天咱们没完。

    “考察他?那一帆怎么办?”他一直认为一帆才是未来妹夫,难道爸妈不是那么想的吗?

    听到一帆,小佐皱了皱眉,在这之前,他也认为父母是中意一帆的,可看今天这样子,家里似乎没人把那戏言当回事,可以肯定的是,他父母不是嫌贫爱富的人,自然不会是因为这叶枫更有本事,为什么会这样呢?

    想不明白他也不想了,虽然对不起好兄弟,可琦琦的幸福最重要,现在回忆一下,琦琦那丫头对一帆,确实没有爱恋的感觉,难不成这里里外外只有他们仨人当回事了?或许,是只有他们俩当回事了?不然怎么没见一帆主动过呢?

    其实他不知道,不是一帆没主动过,一帆在琦琦高中时,就主动了多少回,凡是男生追女朋友该做的事,他几乎都做过了,可人家琦琦都习以为常没往心里去,谁让他们是一起长大的,还就住对门?慢慢的徐一帆也看出来了,这丫头不是没开窍,就是真把自己当哥哥了,指使他买卫生巾都不带脸红的,你说他还能有啥机会?

    哥俩在楼下满心不解,楼上的四人也在研究,他们没心思研究徐一帆,他们想的是这叶枫,对琦琦到底是不是真心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徐一帆,宋长林两口子还是挺喜欢的,那孩子是他们看着长大的,脾气秉性也都清楚,按理说真噶亲家,他们应该是没得挑,可问题就出在徐德明身上。

    当初徐德明有外遇,他们可是都看见了,后面再有没有不知道,但这种事拿一回当百回,老话讲,龙生龙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,谁知道这事会不会遗传?要是有个万一,岂不是把自己闺女给坑了?

    宋长林也知道,自己这想法太不够朋友,未免有些不够磊落,对一帆也不公平,可他发现,在女儿的身上他做不到公平,连一丝一毫的可能都不想有,再见琦琦对一帆也没那想法,他索性也就顺坡下驴,把徐一帆从女婿的人选中删除了。

    对于张巧芳来说,这女婿人选最重要的就是孩子喜欢,只要闺女喜欢,那人又对闺女好,别的都不是问题,而一帆就错在她闺女不喜欢。

    所以两口子原因不同,结论倒是都挺一致,没什么分歧意见。

    “长林,明天你找个人好好打听打听,看看这小子人品咋样,家庭咋样,都打听明白了咱们再看人,这事不能着急。”宋老爹认为,相看的几乎就是定下了,这可不成,万一是个表面光的,岂不是把他孙女给坑了?

    对琦琦这孙女,宋老爹一直觉得挺亏欠,老大家的婷婷,老三家的妞妞,他们老两口都看过,连长霞家的老二,老伴都给伺候过月子,唯有长林家这仨孩子,一共没伺候着不说,他们临老临老还要二儿子孝顺,陪他们遛弯买菜的,还得是这俩孙子,呃,孙女就不用考虑了,那丫头太懒。

    “嗯,爸你放心吧,他们枫林快递也算是小有规模,这叶枫还是挺好打听的。”其实就他听说的也不少了,叶枫的父母都是政府职员,可到叶枫这独子身上,却先是迷上了桌球,后开起了公司,离父母的期望天差地远,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,叶枫很有胆色,很有能力,毕竟不管是当初的桌球,还是现在的公司,他都很出色,再加上也没听过什么绯闻,所以宋长林对这叶枫,还是挺有好感的。

    说是这么说,第二天他还是派出了各路人马,前去打听情况,最后满意的发现,这叶枫身家清白不说,本身还是初恋,简直是做女婿的最佳人选,太和他心意了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,和他心意的女婿,自动自发的拎着礼物,来家里登门造访,叶枫也想明白了,等着那懒丫头发话?他这辈子都甭想娶媳妇了,还是豁出脸面自己上吧。

    这位不只是人长得好,既会说话又会办事,没半天的功夫,就把宋父宋母就摆平了。

    张巧芳暗暗研究了一下对方的五官气质,也心甘情愿的被摆平了。

    最不甘心的,就属小佐小佑哥俩了,他们宠了这么多年的妹妹,凭什么这么轻易就拱手送人?想让他们妥协?没门!

    所以叶枫第一次上门,就被俩大舅哥,在酒桌上轮番给撂倒了,宋家长辈谁都没有阻止,全在一旁等着,想看看这位未来姑爷的酒品如何?喝多后有没有打媳妇的倾向?

    没成想这叶枫喝多后,一不吵,二不闹,更不像宋长林似的乖乖睡觉,这位拉着琦琦就给她讲解桌球实例,把琦琦都说的满眼蚊香了,他还是不睡觉,琦琦悲愤的瞪着俩哥哥:谁再敢灌叶枫喝酒她和谁没完,呜,她想睡觉,这酒鬼啥时候回家啊?

    从那以后,叶枫就成了宋家的常客,接触的时间长了,佐佑兄弟发现,这小子也不是全无好处的,至少他能把琦琦拉出去活动活动,据说他办公室还有个台球桌案,俩人离了电脑,没事还实战演习一下,给琦琦增加点运动量,这让全家老少欣喜若狂,他们真怕这丫头长时间不走动,腿部功能再退化了,现在终于有人管了,阿弥陀佛!

    即使心里已经接受了这个比自己还大的妹夫,可亲眼看到妹妹出嫁,哥俩还是忍不住红了眼,要不是叶枫说了,他本身就不和父母住,今后结了婚,也会长住在楼下琦琦的房间,这哥俩都能怂恿父母,把婚礼延后一年,毕竟俩哥哥都没结婚呢,妹妹晚点谁也说不出啥来。

    婚礼上,前来送亲的哥俩,忙着安慰出嫁的妹妹,忙着看叶家对琦琦的态度,忙着给妹夫挡酒,好别耽误今晚的洞房,晕头转向的他们没有发现,他们已经被成群的妈妈们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问你点事,你儿媳妇她俩哥哥今年多大了,有没有女朋友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天佐天佑?”叶母本就人逢喜事精神爽,现在一听有问佐佑兄弟的,更是喜笑颜开来了精神,“没呢,这哥俩年纪都不小了,就是事业心太重,我亲家母都说了,要是有相当的,就给他们介绍一个,你们谁家有闺女可千万别客气,我告诉你们啊,我这亲家……”

    听叶母说着宋家的良好家风,众妈妈们摩拳擦掌热血沸腾,此时的小佐小佑还不知道,嫁完妹妹的他们,没有时间心情低落,因为随之而来的,会是漫长的相亲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