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人爽的丝袜

番外3:盛瑾安篇,这是我男人

三则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果然幸福来得太快总会留下点什么后遗症,比方说现在李文阅这见不得光的身份,虽然盛瑾安答应了交往,但是这交往后面还有两字——试试。

    是以盛瑾安至今不肯公开两人的关系,可怜的他得活生生熬到她毕业才能正名。

    想想盛瑾林都结婚了,他却还在搞地下工作,李文阅觉得好心塞。

    看着李政委化生忧郁小王子,盛瑾安很没诚意的安慰道:“你看我这不是一放假就来看你了,这么矫情做什么,都说了等我毕业就和家里说了啊!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看你哥哥嫂嫂的!”一想到这个李文阅就更心塞了,媳妇儿明明是来见他的,还得顶这个看哥哥嫂嫂的名头,他好悲催有木有。

    “就是个名头,有什么好介意的!”盛瑾安不甚在意地挥挥手,拿着游戏手柄的手就没松开过。

    “盛瑾安,你到底是来看我的还是来我这玩游戏的?”李文阅现在都搞不清盛瑾安是因为喜欢自己接受自己,还是因为自己占了她便宜,加上人也不是那么让她讨厌就将就着凑合了,怎么瞧着他都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“我难得能打游戏啊!”盛瑾安很赏脸地给了李政委一个眼神,瞧,她这不是看他了。,“再说了你有时间陪我?”

    哼,忙得连人都见不到,不让她玩游戏坐在这干看着啊!

    好吧,他确实没时间:“我今天还有点事,明天带你出去玩。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盛瑾安想都不想直接拒绝了,他们是在处对象,但是外人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李文阅扶额,所以其实他有没有时间都一样,谈个恋爱都得偷偷摸摸的,真的是够了。

    他决定眼不见为净,在这一直看着她玩游戏早晚有一天他得呕死:“我先出去了,你要是无聊可以去找你嫂子,别一直窝在这玩游戏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盛瑾安挥挥手也没问他去哪儿,显然也没把他的话听进去,继续拿着游戏奋战,李文阅受到会心一击,他居然还不如个游戏!

    盛瑾安这一玩直接玩到了傍晚,都到了饭点还没有停下的意思,突然听见敲门声。

    不理他!

    敲门声还在继续,盛瑾安有些火大,还让不让人好好玩游戏了!

    这家伙真的是够了,为了不让她玩游戏居然和她玩花样!

    起身猛地打开门懊恼道:“你够了啊!……”后面的话在看到门外的人时顿住了,微皱着眉看向来人,“你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政委和团长还在忙,让我把晚饭给你送过来!”

    “谢了!”盛瑾安接过林灵手里的饭盒道了声谢,虽然看林灵不顺眼但是人家给她送饭好歹也得道声谢。

    “盛瑾安,你来这看团长自然没人能拦着你,但是你老是赖在政委这边玩游戏算怎么一回事,要是在真这么想玩你就借回去用就是了,政委也不会小气不借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哥那没电视。”李文阅这电视还是为了她专门去买来的,她哥可不会这么惯着她。

    “盛瑾安你好歹也是个女的,整天赖在这玩游戏,政委是不好意思赶你,你自己就不会不好意思吗?你这样会打扰政委休息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他都没说什么要你来替他出头,他要是想赶我走你让他自己来就是了!”盛瑾安差点一口气没上来,她在自己男朋友宿舍玩个游戏怎么了,用得着外人来这瞎逼逼。

    “政委是看在团长的面上不好意思赶你,但是你自己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?”林灵一张脸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她喜欢李文阅,这事团里很多人都知道,只是出于女孩儿的矜持她一直不敢挑明,但是现在盛瑾安和李文阅的状态让她有些坐不住了,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要是再不做些什么,她就真的没戏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自知之明你管不着,但是你是不是得有点自知之明?”盛瑾安冷笑地看着林灵,别以为她不知道,这人一直对李文阅有意思,真当她这个女朋友是摆设啊!

    额,貌似现在她还没有公开两人的关系,盛瑾安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算是这样,这女人是不是管的太宽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来劝你一句,你不听要在这惹人嫌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什么好说的那就请吧!”见她还没要走的意思,盛瑾安不爽地撇撇嘴,“饭已经送到了,你的任务完成了,难不成还要让我留你在这吃饭?”

    “政委有点洁癖,你在他宿舍吃饭弄得一屋子味道就不好了,还是去食堂吃吧,你也在这窝了一天了该动动了。”今天不把盛瑾安一起带走她也赖在这不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在这吃!”

    “盛瑾安,你不就是仗着团长是你哥哥在这肆无忌惮的嘛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不仅仗着我哥是团长,我还仗着李文阅是我男人,你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林灵心头一滞,继而嗤笑一声,“盛瑾安你妄想症吧!政委是你男人,没睡醒吧你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问他!”盛瑾安似笑非笑地看着从不远处小跑着过来的李文阅,“你告诉她,你是不是我男人!”

    李文阅看着这丫头微扬着下巴桀骜的模样脸上不自觉带上了几分笑。

    听警卫员说林灵自告奋勇给盛瑾安送饭他就感觉有些不太妙,谁知道赶过来便听到他家小丫头如此豪言壮语。

    他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,原本以为要做几年地下工作,谁曾想被林灵一刺激,他就熬出头了。

    “傻笑什么,说话啊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得问你啊!”

    盛瑾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记仇的男人,继而看向林灵:“看见没有,以后少打我男人主意,小心我揍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林灵面前耍帅的盛瑾安很是霸气,可这会儿对上某人火热的目光,盛瑾安觉得她快羞愤而死:“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了,让我好好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你的,我看我的!”

    盛瑾安把筷子放下,这样她实在是吃不下去:“你不是有事吗?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咱哥说他顶着,让我好好陪陪你。”李文阅笑的一脸春心荡漾,没办法被窝藏了太长时间一下子被曝光了,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荡漾的心。

    “谁和你咱,不要脸!”盛瑾安对这个嬉皮笑脸又死不要脸的男人一点办法都没有,人至贱则无敌就是他这样的。

    李文阅微挑眉欺身上前笑的一脸得意:“刚才是谁说的我是她男人?”

    “有吗?我怎么没听到,你耳背了吧!”看着都快贴自己身上的某人盛瑾安挺直了身子往后挪开了一段距离,“别再靠过来了啊,不然我真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李文阅适合而止,知道再继续占便宜这丫头就该炸毛了,坐直了身子一脸正色,似乎刚才要耍流氓的那位不是他本人:“你不承认也没用,刚才林排长也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不提林灵还好,一提起她盛瑾安就又想起了某些不怎么愉快的记忆:“哼,林灵的事我还没和你算账呢,以前你和她眉来眼去也就算了,现在你可是我的人,还不知道收敛找打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和她眉来眼去的,就算是眉来眼去也是和你!”

    “放屁,你除了知道揍我就连对我和颜悦色的时候都很少,还眉来眼去,我呸你一脸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儿,明明是你想来揍我,结果打不过我!”

    “别叫的那么腻歪,谁是你媳妇了!”盛瑾安被他这一声媳妇儿叫的耳朵红了,不用想都知道这是跟自家老哥学的,好的不学学坏的,“正经点!我们不讲过程,我们来讨论一下结果,是不是你把我揍了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喜欢你谁那么无聊三天两头给你当陪练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要不是你说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对我有意思。”盛瑾安觉得这人也是醉了,不要说是她,就是外人都不会相信,比方说林灵,谁揍自己喜欢的人能揍得这么狠?

    所以这真不是她的问题,是眼前这位表达爱的方式太过暴力,一般人真接受不了,也亏得她皮糙肉厚能抗打。

    “以后我肯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这么毒舌的李政委能骂不还口,逗她呢。

    “这个以后再说,先说说今天的事情吧。”盛瑾安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李文阅,“既然你不承认以前和林灵眉来眼去,那我们就说说今天的事情,部队那么多人你干嘛偏偏找她给我送盒饭?你故意的是不是!”

    盛瑾安微眯着眼看他,她甚是怀疑这人就是故意拿林灵来激她的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让警卫员送来的,那家伙半路有事,刚好碰到林灵,她说刚好要过来顺便给你带过来。”这事真不是他故意的,他倒是想,要是早知道这样一刺激就能让自家盛瑾安就范,他早就下手了哪能等到今天。

    “勉强算你过关了!”盛瑾安把饭盒往他面前一推,“这饭你吃了吧,我吃不下了!”

    看着噌一下蹭到床上盘腿坐好,迅速拿起游戏手柄,嘴上还叨叨着“这次一定要把这关给过了”的盛瑾安,李文阅感觉自己额头的青筋直跳,好想把游戏砸了怎么破!

    “盛瑾安!!!”